頻道

新聞內容

一個空瓶賣數百元甚至上千元!真瓶裝散酒變“茅台”
新華每日電訊 趙久龍、楊丁淼、鄭生竹 2021-03-16 10:36

  近段時間以來,白酒市場較熱。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共有超過16萬家白酒相關企業,白酒企業擴產潮起,一些地方製售假劣白酒犯罪案件增多,引發廣泛關注。

  二手交易平台上,飛天茅台空酒瓶單價百餘元到數千元不等;廉價散裝酒,在小作坊裏被灌入回收的真瓶中,搖身一變成為中高檔名酒,在農村商超、小煙酒店、飯店現身……前不久,江蘇警方偵破涉案金額超千萬元的系列製售假酒案,搗毀製售假酒窩點25個,抓獲涉案嫌疑人22人。

  白酒瓶從哪些渠道回收?散裝酒如何灌入名牌酒瓶實現以假亂真?“李鬼酒”流通網絡如何搭建?此類違法犯罪行為緣何屢打不絕?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前往看守所獨家採訪了犯罪嫌疑人,邀請辦案民警現身説法……

某二手交易平台上出售的空酒瓶。受訪者供圖

  假劣白酒橫行,空酒瓶交易猖獗

  現場查扣假冒茅台、五糧液、水井坊、洋河夢繫列等高檔白酒500餘箱,各類假酒包材、標識、標牌10萬餘件,涉案價值1000餘萬元……2020年末,江蘇省南通市公安局食品藥品和環境犯罪偵查支隊組織如皋市公安局食品藥品和環境犯罪偵查大隊及17個派出所150餘名精幹警力,開展打擊製售假冒偽劣酒品違法犯罪專項行動集中收網行動。

  據辦案民警介紹,2019年12月以來,犯罪嫌疑人馬某志、高某如、平某等人以家族為單位,購買洋河大麴、洋河藍優、金六福、茅台迎賓酒,生產灌裝茅台、五糧液、水井坊、洋河系列等高檔假酒,並銷往周邊縣市20餘家煙酒經營部。

  2019年以來,犯罪嫌疑人馬某志從他人處購買偽造的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江蘇雙溝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宜賓五糧液集團有限公司、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註冊商標標識的包裝材料,組織工人在自家或租賃的房屋內,將洋河普曲、洋河優質大麴、金六福、茅台迎賓等白酒直接灌裝至同品牌高價白酒瓶中,包裝成箱對外銷售。

  “該系列案件集回收舊酒瓶、灌裝、經銷為一體。”如皋市公安局食品藥品和環境犯罪偵查大隊教導員孫健介紹,該案回收空酒瓶一般有三個渠道,一是在廢品收購站購買,二是從酒店內部工作人員處購買,三是從浙江某地購買,還能買到包裝箱、酒盒、瓶蓋、防偽標籤、二維碼等耗材。“也見過削掉白酒瓶底灌酒、瓶身全新的案例,超乎想象。”

  空酒瓶“線上”“地下”交易猖獗。記者調查發現,在閒魚、轉轉等二手交易平台以及百度貼吧上,白酒瓶、洋酒瓶多以裝飾品名義銷售,有的報價0.1元但要求線下交易重談價格,並由賣家指定交易地點,有的則明碼標價可郵寄。

  記者向一些閒魚賣家詢價發現,2020年、2018年產的飛天茅台酒瓶報價分別為150元、290元單瓶,賣家表示“均不議價,品相好可包郵,但缺小酒杯。”2016年產的飛天茅台酒瓶報價500元單瓶,賣家稱“有飄帶,無有機碼。”

  調查發現,一些指定年份酒瓶、開啓後瓶蓋完整、帶防偽芯片的空酒瓶可賣到百元以上甚至近千元,50年茅台空酒瓶回收價高達數千元。茅台標誌性的紅色飄帶、膠帽、商標貼、防偽標籤、驗酒器等配件均可網購獲得。

江蘇省如皋市公安局如城中心派出所繳獲的假酒。本報記者 趙久龍 攝

  真瓶裝新酒、訂單式生產、兼業化嚴重

  記者前往看守所獨家採訪了犯罪嫌疑人高某如,邀請辦案民警現身説法,揭開灌裝白酒的普遍套路:

  ——真瓶裝新酒,口感有講究。

  如皋市公安局食品藥品和環境犯罪偵查大隊中隊長繆興軍介紹,一般家庭作坊生產為主,一家人齊上陣較為常見,把口感相似的低檔酒灌裝進中高檔酒瓶裏。先洗瓶,有自來水洗的,有的用幾元錢一瓶的低檔酒洗瓶。然後灌裝,有的蒙上絲襪通過漏斗直接灌進去。之後把買來的瓶蓋套上,再貼標籤、包裝紙盒。“一箱‘夢之藍M3’,灌出來賣700元左右。”

  灌裝白酒“選材”的口感有講究。記者瞭解到,一般選用同一家酒企的廉價酒灌裝高檔酒。“年紀大了,灌裝白酒來錢快,但也是個手藝活兒,有的酒得一個小時左右才能灌一瓶,而且必須選類似口感的才行。”高某如説,“嚴格來講這也不是假酒,喝不死人。”

  ——訂單式生產,不囤酒打擊難。

  孫健介紹,灌裝白酒轉入“地下”,違法人員採用訂單式生產方式,有的代客加工只賺加工費,隱蔽性極強,打擊難、量刑難、定罪難。

  “下家要多少他們才生產多少,有的甚至坐車裏在交付的路上完成全部灌裝流程,平時不囤貨,但瓶子、商標、二維碼、盒子等有穩定的供貨渠道。”孫健説,還有一些買家自己準備售價高點的洋河大麴請人代工灌裝夢之藍系列白酒,用於農村酒席。

  “我更多的時候就賺點加工費,下家給訂單,甚至低檔酒、高檔酒瓶等材料下家也都備好,我幫着灌裝,一般不超過10箱,我這裏利潤不高。”高某如説。

  煙酒店暗藏售假窩點。“辦案中發現犯罪嫌疑人裴某發展了三個下線,都開煙酒店,裴某不囤貨,接到訂單才生產,4年裏進貨達100萬元左右,別説銷售額了。起初存在串供情況,反偵察意識較強。”孫健説,白酒是消耗品,辦案中查獲的實物少,取證難度大。

  ——兼業化嚴重,打擊後易再發。

  “作案人大多有前科。”孫健介紹,違法人員更多進行現金交易,打擊難度加大,且打擊之後容易再發。

  記者調查發現,不少違法人員本身有正當工作,但為賺快錢,或兼職灌裝“李鬼酒”牟利,或幫助家人採購材料、聯繫下家等,共同製假售假。這一灰色行業分工更趨精細,流通環節賺取利潤更多,帶動上游製假屢打不絕。

  ——假酒也有“防偽”標識,穿上“馬甲”變“正品”。

  如皋市公安局如城中心派出所的物證房裏,堆滿了假酒,以及假冒註冊商標、防偽標識、假酒包裝盒、打包帶等。辦案民警紀昊告訴記者,如果不開瓶驗酒,普通消費者很難憑肉眼分辨出真假。

  紀昊向記者展示收繳的一瓶假“五糧液”,發現包裝盒頂部竟有防偽碼,並標註“使用NFC功能手機才可驗證真偽”,還印有五糧液防偽專網和防偽查詢App下載二維碼。“我們也沒分辨出真偽,是請白酒企業打假部門的專業人士來幫助鑑定的。”

江蘇省如皋市公安局如城中心派出所繳獲的假酒。本報記者 趙久龍 攝

  多部門全鏈條嚴打製假售假

  我國是全球白酒第一生產大國和消費大國。近年來各地加大力度打擊製售假劣白酒,如今市場環境有所改善,但這一灰產極易復生。業內人士認為,“李鬼酒”威脅消費者身體健康,還會對正常的酒水生產、銷售造成衝擊,擾亂市場秩序。

  這些“李鬼酒”如何流向市場?辦案人員介紹,白酒行業經銷商是重要推手,行業內稱“倒酒的”,售往農村商超、小煙酒店、小飯店,有的灌裝出來直接進入農村酒席宴會上,有的則流入城市消費場所。“辦案中發現,有個‘倒酒’下家,專門在農村搞婚慶酒席,走量很大。”孫健説。

  調查發現,灌裝的高檔白酒到消費者手裏之後,多用來送禮,有的拿來抵債,出現“買的人不喝,喝的人不買”怪現象。一些犯罪嫌疑人通過網絡通信工具尋找買家,然後以貨運託運方式將“李鬼酒”賣給酒業經銷商,下游還按真酒價格售賣,或者單瓶便宜一些售賣。

  一箱飛天茅台價格僅為千餘元,一箱洋河“夢之藍M3”只賣數百元……在巨大差價利潤誘惑面前,一些小煙酒店做起“李鬼”的勾當。記者從江蘇省公安廳瞭解到,近期江蘇多地破獲了類似案件。“按實際銷售價量刑,到法院之後一般判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或假冒註冊商標罪等,但取證難度極大,有的還判不了實刑。”孫健説。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綜合組組長楊曉建議,各地開展大排查、大整治,嚴肅查處“李鬼酒”亂象,規範酒類經營秩序。加強消費公益訴訟,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制度功能,嚴厲打擊製假售假行為,切實保障消費者權益。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建議,執法部門在保持高壓打擊態勢的同時,更要加強公安、市場監管、衞生、流動人口管理等部門和村居基層組織的羣防共治力度,多部門全鏈條嚴打製假售假,同時督促酒企進一步提升科技防偽水平。

  還有一些網友建議,酒瓶刻碼保證唯一性、空瓶砸碎加強源頭管控,並進一步強化電商平台第三方連帶責任,多措並舉強化電商平台監管。

  公安部門提醒,消費者購酒不要貪圖小店、遊商、微商所報的低價,要從正規渠道、規範門店購買,並索票、索證,留下消費憑據。在購買某一品牌白酒前,可在網上查詢或撥打該品牌的客服電話,諮詢相應的防偽設置。如發現買到的是假酒,可撥打投訴舉報熱線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採寫記者:朱國亮,實習生陳丹雲對本文亦有貢獻)

  • 海南在線微信號
    微信
  • 海南週末去哪兒
    微信
  • 走讀海南微信號
    微信
查看更多評論>>

【順豐集運收費】
·在發佈信息時,請您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並尊重網上道德;
·因您的言論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由您個人承擔;
·管理人員有權根據欄目需要對留言內容進行刪改。